森安

ooc小段子

写文废,写的很奇怪。不过太喜欢这对cp了,所以(ฅ>ω<*ฅ)

“道长,咱们走着瞧。”那日我是这样对晓星尘说的。世界未曾对我好过,我为何要怜悯他人?他人的命如何比得上我断指的痛?
是啊,我草菅人命,那些人如蝼蚁一般,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。人活一世,痛快才好。
“明月清风晓星尘,傲雪凌霜宋子琛。”像晓星尘这样的人自然是拿他身边的人下手才能更好的报复他。
只是没想到我竟会被他救,身边还跟着一个讨人厌的小瞎子。呵呵,既然他看不见,正好我可以报复他。他不是正派人士吗,那我就让他双手沾满无辜之人的鲜血,到时候再告诉他真相,想想都痛快。
每日的买菜,与小瞎子斗嘴,以及那颗糖让我渐渐习惯这样的日子。只是我这样的人终究不可能是好人。哈哈哈,看到晓星尘杀了宋子琛那刻只觉得痛快,那些阴暗恶毒的心思全都浮了上来。
他死了,连一丝魂魄都不留给我,我早料到了,只是为什么会不甘心。我杀光了义城人,杀了阿菁,把他的宋道长制成了走尸,他怎么还不回来?
我伪装成他的样子,背着他的霜华剑,有时觉得我就是他,但缺失的指头和恶毒的心让我知道他死了,被我逼死的。
那颗糖是他最后给我的一颗糖,我一直等着他给我一颗新的糖,可我再也握不到那颗早已不能吃的糖了。

错付

新手没怎么写过文,小学生文笔,可能会严重OOC

        虞紫鸢并不如其他世家女子一般温柔大方,相反她性子极为刚烈,爱恨分明。家里为她订了一门亲事,是云梦的江氏之子。那江枫眠她年少求学时自然见过,相较其他世家的纨绔子弟,江枫眠倒是不错的夫君人选。更何况自己也是有些许喜欢他的,只是些许罢了。
可是他好像并不喜欢她,这门亲事他已经来了好几次找爹爹想要退掉。依她的性子她应当是这样的不喜欢男人不要也罢,可她终究没对爹爹说自己不想嫁这个人了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听说他最忠心的仆人娶了藏色散人,没过多久,江枫眠便定下了与自己的婚期。她告诉自己不要多想,自己以后便是他的妻了,以后便与他好好的过日子,让他心里只有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成婚那天,他挑起了盖头,那样儒雅的一个人,眼里却不知道望着谁……
        生下澄儿几年后,他的仆人跟藏色散人在一次夜猎中丧生,留下了一个孩子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失控,呵,什么举案齐眉终是我一人的妄想罢了。我与他同在莲花坞却相隔甚远,一切都是那么平静。直到他把魏无羡带了回来,我恨这个孩子,恨江枫眠对他那么好,却对澄儿不屑一顾。我更恨他的母亲,她拥有我奢求不到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针对魏无羡,我们开始没完没了的争吵,大部分只有我一个人再吵,他甚至不理会我。“三娘子”他这样叫着我,呵,我明明是他的妻。
他对我的争吵容忍仿佛快到了尽头,他转身离去的次数越来越多。我也想柔顺听话可我不甘心,我恨。
        魏无羡果然给江家招来了大麻烦,但我居然不忍心对他下手,他做错了什么呢,错的只有我而已,去硬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。我逼他发誓护我澄儿安全,把他们送出了莲花坞。唯一遗憾的跟他最后的回忆竟是吵了一架,说了很多难听的话,幸亏他走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与温逐流是旧识,但没想到他今日竟做了温家的走狗。当金丹被化去时,我觉得我可以闭上眼了,但我听到了他略带颤抖的声音“三娘子!三娘子!”他怎么回来了,他不是走了吗!他为什么回来!
        他终究没逃过温逐流的化丹手,我不知什么时候竟哭了,他第一次看到我哭竟愣了一会儿,他拭去我脸上的泪“三娘子,不,紫鸢,这辈子是我对不住你,委屈了你,下辈子我再补偿你好不好?”
     “好。”